????“好了不要了,玲珑还在里面呢……”

????“咯咯……”

????“哎呀……”

????翌日黎明时分,心慌了半宿才堪堪入睡的玲珑,朦朦胧胧间又听到了外间那让人恨不得捂起耳朵的红尘俗音来,俏脸登时红的欲滴下血来。

????好在没有真的办坏事,只腻味了一柱香功夫,人就离开了。

????只是外间房屋的关门声刚响,玲珑就听到门帘被轻轻撩起,心知是周妮妮过来,头也不回的轻轻啐道:“姐姐愈发没羞了。”

????可说完后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动静,心疑之下,悄悄转头看去,却唬的花容失色惊叫一声:“哎呀!”

????原来某人正站在堂正中,双臂环抱笑(se)眯眯的看着他……

????林宁干咳了声,好笑道:“你可别叫,万一让人听了去,只当我将你如何了。”

????玲珑小道姑闻言,头也不敢抬起,声音微不可闻问道:“小哥哥,你怎么在这?”

????林宁笑道:“是这样,昨儿夜里得了一部金刚寺的镇寺神功,想起你爹出身金刚寺,就想着给他。不过我担心你爹心中怀念旧主恩师,得了这部功法后,会不会跑回金刚寺献给他们,然后重回师门?到那时我可就鸡飞蛋打了……”

????“不会的!”

????玲珑小道姑闻言都顾不得害羞了,忙抬起头,露出一张又羞又怯曲眉微蹙的脸来,看着林宁细细的声音认真道:“小哥哥,不会的。当初爹爹是被金刚寺逐出山门,本来连武功也要一道废了,是爹爹的师父施了手段,假装废了……”

????林宁闻言吃惊道:“若如此,你爹岂不是更要回山,以报师恩?”

????玲珑小道姑急道:“不会的,若是师公还在,或许爹爹会回去。可是后来爹爹在江湖上闯出名堂后,金刚寺的和尚们便知道了师公当初故意放走了爹爹,便给他上了大刑,并且派了护法尊者带人前来缉拿爹爹回寺重新受过。结果师公受刑时没有运功抵挡,施刑未完就圆寂了。爹爹知道后,和前来追拿他的金刚寺追兵大打出手,好像还出了人命。后来因为他们见爹爹和娘亲的武功越来越高,寺内宗师又不得出寺,只好作罢。所以爹爹绝不会这样做的!”

????林宁闻言,放松了口气,点头道:“若是如此,那我就放心了。大师忠肝义胆,遇到危险时从不避难,每每如黄牛铁皮大盾冲上前以身挡刀,吾心甚慰,但也担忧大师英年早逝。而这金刚不坏神功,正适合大师这种猛打猛攻路数的。练成了这种神功,到高深处,刀斧加身也不能伤打他分毫。”

????玲珑小道姑闻言心头大喜,还有一些甜蜜,正要代父相谢,可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:“小宁,至正堂来。”

????玲珑小道姑心里一虚,再不敢多说话,忙起身跑去。

????林宁微微皱眉,不知发生了何事,想来五娘不会因为玲珑这丫头生气,转身去了正堂。

????……

????“我的信?”

????东厢小正堂上,田五娘让同仇敌忾的皇鸿儿将一封信笺交给林宁,林宁犹自纳罕,不知道谁会给他写信。

????待接过一看,他就知道为何田五娘心情不大好了……

????只见信封上写着“林郎君谨启”五个清秀字体,打开信封,先看署名,不是吴媛又是何人?

????这个时候若是细细观之那是作死,林宁一目十行看了个大概,若无其事的呵呵笑道:“我当是什么,原来是替她爹出头转述警告之言的,呐,你们自己看看。”

????皇鸿儿闻言就要去接,田五娘却皱眉制止道:“不像话,岂有查夫君信笺的道理?”

????皇鸿儿闻言瞠目结舌,对于自己这位顶头大姐大有了新的认知。

????再看看林宁,莫非这就是近墨者黑?

????林宁这个时候自然有最佳选择,将信举到田五娘,这个昨夜在最危难之时,用自己身子将他护在身后的女人面前,笑道:“瞧瞧,瞧瞧,我的娘子大人!你瞧瞧,可有什么暗通曲款之处?”

????田五娘凤眸微眯,状若不经意的扫了眼后,嘴角浮现起一抹冷笑,不过也没说什么。

????毕竟“青云一别,念君之才,敬君之仁”等等话语,还算不得什么把柄。

????她摇头道:“我不看。”

????林宁差点笑破肚皮,面上却感激道:“娘子果然宽宏大量,这般信任我,我绝不会辜负你的信任。”

????田五娘闻言,嘴角微微弯了弯……

????说到底,她今年也才不过十八岁。

????放在林宁前世,只是高三毕业生,刚刚要上大一……

????见她展了颜,林宁才松了口气,一边将信收起,一边呵呵笑道:“娘子,今天我得些闲,你想吃什么,给我说!”

????田五娘还未开口,皇鸿儿就激动上了:“吃烤鹿肉!”

????林宁前世去岛国旅游,和一烤肉屋的老板娘有过一场美丽的邂逅,在七天七夜的贤者时间里,学过一些日式烤肉的法子。

????再加上一些烧烤专用的调配秘料,烤出来的味道自然远比当下粗糙的烤肉好吃。

????每一个美女,其实都是吃货……

????听皇鸿儿这样一说,田五娘眼睛也微微一亮。

????却不想林宁竟摇了摇头,故作神秘道:“老吃一样难道不腻?你们放心,今天这一场,保证让你们满意!”

????听他这般吊胃口,且自信满满,田五娘和皇鸿儿对视一眼后,都有些心动……

????林宁见之,哈哈大笑就要出门去,却忽听田五娘淡淡问道:“小宁,你准备如何与那五经博士回信?”

????得!又回来了!

????林宁好笑道:“我从来都没写过信,该怎么回信呢?要不,就算了吧?”

????田五娘竟也学会了轻轻撇嘴,道:“鸿儿说,若是不回,人家反而更惦记,得不到的才是最难忘的……”

????一旁皇鸿儿差点一口老血呕出,圣母明王在上,她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?

????都说她这个魔教妖女诡计多端,心狠腹黑,今日她才算见识到了,什么才是不讲理的山大王!

????田五娘凤眸看来,皇鸿儿居然不由自主的赔了个大大的笑脸,心里愈发吐血。

????田五娘满意的点点头,继续道:“你回信时,可由鸿儿润笔,她懂得这些。”

????林宁满脸灿烂笑容,深情无比的看了眼脸色僵硬的皇鸿儿,点点头咬牙道:“好!就依娘子之意!”

????说罢,转身离去。

????……

????()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多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uokanxiaoshuo.com/11_98711/276/